分享到 更多

从制表课程起一起探访芝伯手表这家百年老厂

2018年06月01日   

芝柏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91年,在这200多年的时光中,芝柏尊享过巴黎国际博览会的荣耀,也历经过石英革命的危机,但令人欣喜的是,这个饱经风霜的瑞士顶级制表品牌依然凭借着深厚的制表底蕴与自身的不懈努力在不断的创造着辉煌。在探访这家百年老厂之前,还是先让我们从一节生动的制表课程讲起。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我们最先来到的这栋古老的建筑,看起来有些神秘,仿佛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瑞士分校。但实际上这里是Jeanrichard(尚维沙)的制表工具博物馆,当然现在这里已不单单是博物馆,同时也是制表培训体验中心与VIP接待中心。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关于尚维沙和芝柏的渊源我还要在这里特别说一下,1992年,芝柏被意大利Sowind(索风)集团收购,与尚维沙共同成为集团两大当家品牌。2008年,Gucci的母公司PPR集团(现在的开云集团)买下了索风集团23%的股权,3年后PPR集团以50.1%的股权正式控股索风,自此芝柏与尚维沙两大品牌共同纳入了世界第三大奢侈品集团开云集团的麾下。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这间宽敞的制表体验教师明亮通透,干净的一尘不染,对此我特意将手在地板上轻轻滑过,指尖竟没有任何被污染的痕迹。关键这只是一间体验课堂,而真正的制表车间只会比这里还干净,表厂作为制造人类世界最精密机械的场所,干净或者说洁净是最基本的要素。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身为一个爱表之人,坐在制表台前面就像是一名车手坐进了驾驶舱,同样会使你的肾上腺素分泌旺盛。摆在制表台上的除了有各式各样的装表工具,最令我胆寒的还是那条长长的S型金属,这便是世界上任何机械钟表的动力之源——发条。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发条的材质和发条盒的数量与体积决定着钟表走时的长短,之所以看到它有些胆寒,只因早年间我亲身领教过其强大的力量!要知道一根身材如此修长的发条在它装进发条盒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它要在一个体积仅为0.157立方厘米甚至更小的空间内委屈地窜缩一倍子,只要不把它取出(正常的维修保养一般不会取出),它在里面的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当年的我好奇心切,想把每个机芯的零件都拆出来看看,发条自然不能错过,我拆的那款腕表大致产于上世纪70年代,当我撬开条盒盖,挑出已有斑驳锈迹的发条一端时,那积蓄了30多年的力量终于爆发了,发条有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径直冲向了天花板,差一点就在我稚嫩的脸庞上留下了一道永恒的印记!所以在这里我也想奉劝喜欢拆表又经验不足的朋友,表中哪都可以拆,唯独发条盒不要轻易触碰。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桌上摆放的众多工具中,最重要也是最常用的就是表锥,不同的颜色代表着适应不同的螺钉口尺寸,我们常见的表锥大都是9支版本,而我们今天用的显然是更加专业的12支版本。虽然这么专业的制表工具让我们用显得有些浪费,但也让我们有幸体会到了顶级制表工具的使用感受。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表锥看起来谁都会用,最基本的用法就是食指按住表锥的顶端,用拇指和中指进行转动。但要把表锥用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却绝非易事, 按照瑞士的制表标准,每张图纸都会标有不同螺钉所对应的表锥型号,因为必须保证表锥尖端在插入螺钉凹槽时必须严丝合缝,不能有任何的旷量,也不可能给你有任何因为尺寸不对而改正的机会。

另外在表锥插入的时候也必须要求制表师在手不能抖的前提下,确保不触碰螺钉任何部位径直插入凹槽,在插入后还要在螺钉无论或紧或松的状态下,保持转动螺钉的力度要均匀细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每一颗螺钉在装配和卸下的时候不会有任何的划痕与损伤。这一点尤其对像芝柏这样既使用高抛光螺钉,又使用蓝钢螺钉的顶级钟表品牌则显得更加重要。倘若像我们平时扭螺丝那样紧时就使劲拧,松时就赶快拧,不知道芝柏要浪费掉多少顶级品质的螺钉。正所谓拧动的力度有均匀,你的心就有多安静,拧完之后我确实发现我的内心还是有些急躁,如果你希望静一下心,按照瑞士制表标准拧螺钉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除了表锥,我们用到的另外一件重要的工具就是这个绿色手柄的夹子,这种工具的用途就是拔下机芯背面的表针固定环。由于其只有一种功能,且这道工序可以用更加粗鲁的方式完成,所以出于成本的考虑国内普通的修表柜台是不用这种工具的,而在品牌授权的维修点,这件工具必须是标配,所以大家千万不要把自己的爱表送到随便的一个地方去修,一道不经意的错误工序就会给机芯带来永恒且不可修复的损害。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了解完了工具,我们开始正式上课,今天课程的主要内容是了解钟表的基本原理并拆装一款基础的手动上链机芯。今天为我们授课的是芝柏资深的制表师Marc Wilhelm先生,从他专注的眼神中我们推断出此人的制表功力定是相当深厚!为了讲解方便,我们每个人桌上都配有电脑屏幕,老师可以通过投影实时为我们演示动作要领,同时屏幕上也会不时的出现原理讲解图和机芯运作视频,现在回想要是高中时能这样上物理课,说不定还真能圆了儿时想想成为科学家的梦!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我们今天要拆装的机芯,是一款经过尚维沙完美修饰过的,且经典的不能再经典的ETA 6497机芯。6497机芯曾经是Unitas机芯厂的经典产品,该厂在被ETA收购后自然而然的改名叫ETA 6497,在经历了上世纪对瑞士制表业,有着毁灭性打击的石英革命后,6497成为了最后残留下的大尺寸怀表机芯,由于其尺寸过大,所以在当时6497并不受欢迎,但随着大表风潮的来临,其尺寸正好迎合了几乎所有大表壳的需要,从此6497又一次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

这款机芯不仅大,关键是结构经典合理,甚至可以称它是世界上,所有手动基础机芯的标准范本。虽然其只拥有每小时18000次的低频摆,却可以轻松通过天文台认证,这让不少小巧的高频机芯汗颜!尚维沙选择这款机芯作为教学机芯也实在是煞费苦心!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拆卸正式开始,该机芯经典的结构布局,一目了然地将整个机芯分为了三大系统,分别是源动系、传动系和擒纵系。我发现男生似乎对拆东西有着一种特殊的癖好,瞬间一个完整的机芯就变成了一堆零件,我们虽然不知道如此快速的拆卸是否对机芯造成了损伤,但至少确定了拆下的零件都还在,我实在佩服我自己的火眼金睛,连这个肉眼都看着费劲的小钢轮垫圈都被我在地上找到了。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拆完之后,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这时老师也在不断的叮嘱我们,我不希望你们装完之后让我看到有多余的零件。装配过程从源动系开始,源动系可以说是三大系统中最容易组装的,主要就是因为每个零件都比较大,还有就是条盒轮夹板上只有一个红宝石轴眼,只需简单的对准中心轮的轮轴就可轻松装上。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接下来开始组装传动系,关于6497机芯的传动系我需要特别说明一下,目前市面上我们见到的6497机芯有两种传动轮夹板类型,第一种是二轮的轴眼与条盒轮夹板在一起,三轮、四轮和擒纵轮的轴眼在同一个夹板上;另一种则是二、三、四轮的轴眼在同一个夹板上,擒纵轮单有一个夹板,我个人感觉第二种的夹板类型更为合理,因为毕竟擒纵轮比较脆弱,单独一个夹板会在安装时更加的准确,还有就是二轮轴眼脱离条盒轮夹板,机芯的系统划分也更加清晰,当然这第二种类型大都用在一个极其知名的意大利钟表品牌上。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而我们今天这个机芯的传动轮夹板则是第一种的装饰升级美化版本,尚维沙将这块夹板切了两刀,并让夹板边缘按照轴眼的形状都变为了圆形,给人感觉每个轴眼都是一个独立的夹板,但其实这依然是一块夹板,就连中间的那颗蓝钢螺钉也只做为装饰用途,虽然如此的改装没有减低任何的装配难度,但却让机芯的整体美感上升了一大截,把怀表的复古韵味展现的淋漓尽致,众所周知,轴眼越多的夹板就越难安装,这就代表着你要同时对准更多的齿轴数量,最后瞄准了半天终于装上了。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装好了源动和传动系,最后就装的就是腕表最最重要的擒纵系统了,在安装摆轮之前,先安装擒纵叉和擒纵叉夹板,这时我才发现,尚维沙竟然将平时看不到的擒纵叉夹板打磨的如此之美,这同时也颠覆了我对通用机芯的看法,通用并不只意味着低端和廉价,关键是看你要以什么样的标准和态度来完善它,就拿今天的这款机芯来说,它的打磨就已超越了很多其它品牌的自产机芯。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装摆轮,按照标准流程,一名制表师安装并调校一个摆轮大约需要3个小时,并且装的时候手不能抖,因为抖动越大对游丝的伤害也就越大,于是装上后的误差也就越大,最后导致后期的调校也就越费事。最终我那颤抖的手只用了3分钟就将摆轮安装完毕,机芯是动了,准不准我可就不知道了……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芝柏表厂之旅从生动的制表课堂讲起

装配完了机芯,我们参观了摆放在这家博物馆里各个时期的制表工具,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些工具是做什么用的,但看到这些使用过的痕迹也仿佛带我穿越到了过去。

相关推荐RECOMMEND